当前位置: 首页"挂包帮""转走访"正文
赖茂村有个“爱哭”的第一书记
恢复窄屏
发布时间:2020/6/23 9:32:40 来源: 作者:段国春 蒋伯权浏览次数:

赖茂村有个“爱哭”的第一书记

母亲离世不满百日,他丢下妻儿老小,离开家来到怒江,两年的驻村工作中他把百姓当成了父母,用心用情搞扶贫,感动了百姓,感动了自己。今天让我们来认识这位“爱哭”的第一书记、驻村扶贫工作队队长冯浩。

赖茂村有个“爱哭”的第一书记

“有些事你不能做,自己的钱要好好留起,你们家的钱是保命钱,你花了这个钱你吃什么,你看你的父母都老了,帮你的爸爸妈妈做做事,养养鸡。”记者来到赖茂村委会时正看见冯浩劝导村民波陆益。

赖茂村有个“爱哭”的第一书记

波陆益家里非常特殊,他和父亲都是残疾人。前段时间有人给他介绍媳妇,把他家靠低保积攒下来的9000元钱全部骗走,虽然警方破了案但钱已被骗子挥霍一空,他家的生活一下子没有了着落。冯浩知道情况后就帮他家申请了民政临时救济,同时让他当村里的保洁员。听了冯浩的安排一直愁眉苦脸的波陆益笑了,高高兴兴地离开了村委会。

赖茂村有个“爱哭”的第一书记

冯浩是曲靖人,到怒江前是华电集团云南绿水河发电厂生产技术部副主任,2019年4月,被集团党委选派到六库镇赖茂村担任第一书记和驻村扶贫工作队队长。

赖茂村有个“爱哭”的第一书记

接到通知时冯浩的内心其实是十分矛盾的,一方面是出身农村的他深知农民的疾苦,想尽自己的努力为老百姓做些事,另一方面母亲刚刚离世不满百日,70岁的父亲和94岁的爷爷、96岁的外婆还没有从失去亲人的痛苦中缓过来,这个时候自己离开他们,把照顾三位老人的重担交给妻子他实在是不忍心。

赖茂村有个“爱哭”的第一书记

“实际上忠孝两难全,但是工作是重中之重。”本可以跟组织说明,委派他人,但经过短暂的心理纠结后冯浩还是带着对家人的愧疚离开了家。

赖茂村有个“爱哭”的第一书记

赖茂村有个“爱哭”的第一书记

“2019年加班最多的就是他,几乎白天入户,晚上就忙着报那些数据。”队友周建华说,冯浩到村里后团结村三委班子和同事,俯下身子,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为赖茂村的脱贫攻坚挥洒着汗水。

赖茂村有个“爱哭”的第一书记

补齐发展短板 狠抓基础设施

赖茂村有个“爱哭”的第一书记

赖茂村是一个城中村,但村里的基础设施还比较落后,跟城乡一体化的要求还相差甚远。由于缺少规划,通村的主干道非常狭窄,而且随着村里车辆的增多,破损非常严重,到处是石头、砂子,坑坑洼洼的。

赖茂村有个“爱哭”的第一书记

看着村民们糟糕的出行条件,冯浩积极向有关部门反映,同时从华电集团公司争取了资金,对1.6公里的主干道进行了拓宽和重新硬化。路宽了,坑塘没有了,老百姓的心顺了。

赖茂村有个“爱哭”的第一书记

村民周丽英告诉我们,两个多月前的一天晚上她从外面回家,因为路很烂就摔了一跤,把右手臂跌伤了,路修好后闭起眼睛也不会摔了。

赖茂村有个“爱哭”的第一书记

赖茂村有个“爱哭”的第一书记

“我们没有要补偿,再说人家冯书记他们从大老远来支持我们,现在路修好了,水也拉通了,有他们支持我们老百姓住得很舒服。”村民董学仙家在村口,她说亲眼看到驻村工作队为村里做了多少好事,他们对政府和工作队只有不尽的感激,因此在修路时她家主动拆了围墙,积极支持村里的工作。

赖茂村有个“爱哭”的第一书记

赖茂村有个“爱哭”的第一书记

下赖茂组用水困难,原来村民们用的水都是用塑料水管从上面一个沟箐中引来。由于取水点比较低,上游还有很多人居住,生活污水都排到了沟渠里,引到下赖茂后虽然经过水池澄清,但是大肠杆菌还是超标了。

赖茂村有个“爱哭”的第一书记

冯浩说,他们在走访中发现村里很多人因为饮用了这些脏水得了皮肤病,而且这水含硝很严重,长期饮用对身体危害极大。工作队及时把情况向镇里反映,得到了政府部门的支持,重新从赖茂河上游拉了水管,并建了净水池,彻底让下赖茂的群众喝上了干净的饮用水。

赖茂村有个“爱哭”的第一书记

心系教育狠抓控辍保学

赖茂村有个“爱哭”的第一书记

初到村里,冯浩就发现赖茂村发展后劲不足的根本原因是群众的思想和思维方式跟不上时代要求。他说,不仅老年人思想落后,一些二三十岁的年轻人的思想也可能跟内地发达地区五六十岁群众差不多。冯浩因此很快确定了工作重点,即抓好教育扶贫。

赖茂村有个“爱哭”的第一书记

2019年9月的一天,泸水市第一中学的李老师打来电话说,开学都几天了,班里的杨忠华一直没有到校,请工作队帮忙找找。放下电话,冯浩叫上其他队员,顶着倾盆大雨,深一脚浅一脚地赶往最远的埂背落组,在别人家找到杨忠华。冯浩拉着杨忠华的手,耐心地说服教育。深刻的道理在冯浩慈父般的耐心说服中慢慢被杨忠华接受,他答应立即返校就读。

赖茂村有个“爱哭”的第一书记

冯浩说,赖茂村依然有一些家长不够重视孩子的教育,这一年多的时间他因为劝学还“得罪”了一些人,但每次上门动员,他都与家长面对面交流,让他们明白孩子多念书是家庭脱贫致富和可持续发展的根本出路。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大多数家长都打消了让孩子辍学务工挣钱的短视念头,让孩子继续完成学业。

赖茂村有个“爱哭”的第一书记

在冯浩的笔记本上记录着村里所有就读高中、中专、大学学生的家庭情况,在政策允许下优先给因学致贫的家庭安排公益性岗位,优先让他们享受低保。冯浩说,村民们只要有助学请求,他们会从自己的工作经费里挤出一些钱,或从别的渠道千方百计帮助他们解决因孩子上学造成的困境。

冯浩说,由于工作到位,目前在赖茂村没有出现因为贫穷上不了学的孩子。

赖茂村有个“爱哭”的第一书记

除了狠抓控辍保学,冯浩最重视的应该是对成年人的劳动技能的提升工作。赖茂村地处州、市中心边缘,具有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但随着城镇化推进,很多群众失去了土地,大部分家庭收入主要靠务工。由于文化水平普遍偏低,大部分人只能从事技术要求不高的工种,工资收入普遍低下。村两委班子、驻村扶贫工作队积极向市人社部门申请,2019年先后举办了四期劳动技能提升培训,涉及普通话、中式烹饪、家政服务和电焊等,有力提高了村民的劳动技能。

赖茂村有个“爱哭”的第一书记

对失地农民来说,实施劳动力转移是促进贫困群众就业、增加收入、迅速改善生活条件和实现脱贫摘帽的重要途径。冯浩将驻村工作队员和村干部混编,分组对适龄劳动力进行调查登记,积极动员年轻又想到外面闯一闯的村民到广东、浙江、福建等发达地区务工,同时想方设法为年纪较大或者家庭负担重不便外出的村民寻找就近务工岗位。目前,赖茂村基本达到每户一至二个人有比较固定的工作岗位,务工已经成为赖茂村群众最主要的增收渠道。

耐心细致 完成农危改和易地搬迁任务

赖茂村有个“爱哭”的第一书记

工作队员张秋林说,实施农村危房改造和易地扶贫搬迁是改善农村人居环境,解决贫困群众的住房安全问题的重要工作。但在实施过程中一些贫困群众因为这样那样的顾虑不愿意改造,就带着工作队员和村干部挨家挨户进行耐心细致地宣传、动员。

村民下三益家的房子原先是空心砖石棉瓦房,而且年久失修,早已破败不堪,根本不能再住,但工作队每次上门动员他都拒绝改造。

赖茂村有个“爱哭”的第一书记

在了解到他不愿改造的原因是不信任施工方,担心改造时会把房子拆坏,于是冯浩他们就把下三益带去已经改造好的人家参观,并和他签订合同,保证房子只会改造得更好,下三益终于同意改造。张秋林说,到下三益家说服动员次数不少于六七次。现在他家的房屋主体结构加固了,原来的石棉瓦换成了树脂瓦,而且墙面刷新后,整栋房子焕然一新。

赖茂村有个“爱哭”的第一书记

走访时,在路口我们恰好遇到下三益的妻子背着自家种的黄瓜去街上卖,看到工作队员她热情地请大家吃黄瓜,看得出她对工作队的感激之情。

赖茂村有个“爱哭”的第一书记

村民胡秀英原先报名参加易地扶贫搬迁,但临到搬迁前她因为担心担心搬迁后远离父母,生活上不能相互照应,加之安置点没地方养猪、养鸡等问题,她的意愿发生了变化,坚决不愿搬迁。

赖茂村有个“爱哭”的第一书记

驻村扶贫工作队员周建华说,胡秀英十分固执,冯浩书记前前后后到她家去做工作的次数不低于100次,有的时候别的队员在旁边也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但冯浩书记还是耐着性子,一遍遍给她讲搬迁后的各种好处。

赖茂村有个“爱哭”的第一书记

赖茂村有个“爱哭”的第一书记

为打消胡秀英的顾虑,冯浩带她参观了丙舍坝桃源居安置点的新居,给她介绍了安置点的各种便利条件,并给她家买了电磁炉、电饭煲等厨房用具,为她送去爱心和温暖。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胡秀英被真诚打动,终于答应搬迁入住。

赖茂村有个“爱哭”的第一书记

赖茂村有个“爱哭”的第一书记

周建华说,赖茂村在整个六库镇里危房改造存量是最大的,易地扶贫搬迁任务也不小,但因为工作队、村两委工作得力,推进力度是最快的,完成质量也是最好的。

视群众为父母 倾心帮扶暖人心

周建华说,冯浩有一本特殊的笔记本,专门记录村民们反映的各种问题和其他各种琐事。比如谁家的孩子考上了大学,谁家的老人病了,谁家遇到了灾难等等,得知哪个老人住院他都会到医院看望。

赖茂村有个“爱哭”的第一书记

下赖茂的关二妞是村里最特殊的家庭,去年大女儿因病连续两次住院,紧接着瘫痪在床20多年的97岁的老母亲也得了病,家里再也没钱送老人住院。冯浩知道情况后马上到她家亲自把老人送到医院,并掏出300元钱交到关二妞手里。

赖茂村有个“爱哭”的第一书记

了解到关二妞一家八口人,老的老小的小,多人有病,全家仅靠二女婿当保安每月1800元的收入勉强过日时,冯浩立刻为他们申请了民政临时救济,增加她家享受低保名额,并主动担任她家的帮扶负责人。

赖茂村有个“爱哭”的第一书记

关二妞说,这两年冯浩不仅时不时给她家送来米、油,还给老人、小孩买衣服,特别让她感动的是冯浩担心她家没钱过春节,就在春节回家前特意送过来几百元钱给他们。

冯浩说,关二妞的妈妈年纪比自己的爷爷和外婆还大,不能经常回家尽孝,他就把老人家当成了自己的亲人,只要有空余时间他总过去看看老人家。

赖茂村有个“爱哭”的第一书记

关二妞告诉记者,老人家下身瘫痪多年,大小便不能自理,经常弄脏衣物,冯浩就给老人家买来了纸尿裤,还送给她家一台洗衣机。

赖茂村有个“爱哭”的第一书记

关二妞说,虽然言语不通,但老人家已经把冯浩当成了亲孙子,每次冯浩到家她都非常高兴,久久拉着冯浩的手。

赖茂村有个“爱哭”的第一书记

其实把冯浩当成亲人的不仅只有关二妞一家,村里很多人都把他当成亲人。年纪大的老人叫他儿子,年少比他小的喊他大哥,小孩子都叫他大爹。

赖茂村有个“爱哭”的第一书记

周建华给我们讲了一个故事,有天晚饭后冯浩告诉他,村民很三才的妈妈可能已经出院回家,约他到很三才家看看老人。到很三才家后,他两详细地询问老人的病情,老人也不避讳,掀起衣服就给他们看乳腺癌切除手术后留下的伤口,想不到冯浩一下子泪流满面。

赖茂村有个“爱哭”的第一书记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有和老百姓有切身温度,才能达得到泪水在瞬间流出来的境地,这件事情在我整个扶贫生涯当中是最感动的一件事。”周建华感慨道。

赖茂村有个“爱哭”的第一书记

采访中,记者问冯浩为什么会流泪,他的眼眶又再次红了。他说自己是农村出来的,农民的疾苦他看在眼里,更是深深地记在心里。

赖茂村有个“爱哭”的第一书记

他说自己的母亲也是得相同的病去世的,看到老人家的伤口让他想起了母亲,觉得这么多年对家人实在是亏欠太多。既然不能回家尽孝,他就把对亲人的感情寄托到当地百姓身上,所以在做扶贫工作时他都要求自己尽可能用心用情把每件事做好。在做扶贫工作时他都要求自己尽可能用心用情把每一件事情做好。

赖茂村有个“爱哭”的第一书记

赖茂村有个“爱哭”的第一书记

“看到这么努力的第一书记,我就觉得我应该为他做些什么,所以只要安排的任务我都尽力完成好。”工作队员张秋林说,当初单位派他到村里工作时他心里是有抵触的,因为驻村工作实在是太苦了,但工作不久他就被冯浩书记的人格魅力折服,思想就彻底改变了。

赖茂村有个“爱哭”的第一书记

现在老百姓把工作队当成兄弟、朋友,主动叫他们到家里做客,工作队的厨房门前也经常有不知是谁送的蔬菜,这让他们很感动。“苦是苦点,但是看到这些老百姓看到我们就像看到希望一样,感觉心里美滋滋的,就算再累也值得。”张秋林说。

赖茂村有个“爱哭”的第一书记

村委会主任杨国荣说,现在村里的基础设施、产业发展、人居环境和村民的精神状态都发生很大的变化,老百姓脱贫致富的信心更足了,获得感、幸福感也得到了很大提升。这些变化跟党和政府的支持,驻村工作队的辛勤付出是分不开的。“工作队实实在在地把感情投入到我们赖茂村,他们这些人回去的时候可能老百姓还会掉眼泪的。”杨国荣这样说。

赖茂村有个“爱哭”的第一书记

冯浩说,自己的父母也是老百姓,老百姓是最淳朴的,只要用心投入工作,他们就会感激不尽,所以为老百姓做更多的事他都心甘情愿。

赖茂村有个“爱哭”的第一书记

脱贫攻坚即将迎来胜利的曙光,冯浩他们也将在不久的将来离开战斗过的赖茂村,为此他想给赖茂村的父老乡亲献上最好的祝福:“希望赖茂村每家每户都能够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能够为社会添砖加瓦,能够出更多的人才。”

中共泸水市委员会 泸水市人民政府 主办

中共泸水市委宣传部 承办

中共泸水市委宣传部办公地址:泸水市行政中心13楼1307室

联系方式:0886-3629943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8288811959 邮箱地址:xcbls@126.com

本站有些信息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建议使用IE7以上浏览器访问,获得好的体验)

滇ICP备10000970号

滇公网安备 53332102000103号